美文章

当前位置:美文章 > 随笔杂文 > > 打不垮你的,终会成就你

打不垮你的,终会成就你

作者:美文章网  时间:2016-09-05 16:46

 

与好友聚会,总会有特定的主题,这次的主题是“最委屈的事”。话题抛出的时候,我便沉默了。

其实,在我的心中,有一段不敢提及的三年。毕业的时候,不写同学录,走的时候,不流一滴眼泪,甚至有一种解放了的喜悦。然后呢,然后就彻底在我的心里除名了。

是一场莫名其妙地“被早恋”,使我的初中,陷入一场莫名其妙的囹圄。那时,你忽然觉得自己只有一个人了,父母、同学、老师,都站在了你的对面,你被高高抛起在跷跷板的另一角,随时可能坠亡。

被早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象是隔壁班老师眼中最优秀的一个男生,可怕的是,别人让你不得不承认这个他们认为你配不上的男生,然后哑然失笑。我至今想不起来事情的原委是什么,只记得许是被人问了一句:你觉得他怎样。我说,挺好的,是我喜欢的类型。于是,便被诸多包围了,手无寸铁,实在不行,也只能不停地捡石子来武装自己。

母亲失望地把我关出门外整整一个晚上,不容我分辩,烧了我带锁的日记,其实,日记里什么都没有,除了我的心情。可我在哭,母亲便认为我默认了。老师把我叫进办公室,仿佛是害怕我影响了那个他们心中的好学生,叫我放手,可我并不喜欢啊,但老师不相信,她说我在狡辩。那个男生陷入了一种恐慌,其实我也是,老师的话,只让我委屈得想哭,可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讷言的我第一次知道不懂表达是多么的无助,只是不停地点头。至于同学,他们并不愿意跟这个被老师否定的女生在一起,虽然她成绩还不错,并一直处于前列。可是,这个并没有用,在见到那个男生的时候,他们永远会斜着眼看我的表情,攫取我的不安,然后起哄。那段时间,我每个下课都读书,我不敢发呆,发呆让人更加恐惧,我记得我怎么都不敢随意目测别人的眼光,连走路都是,走在最后一排的我,前面盯着的就是别人的后脑勺。

别人说完的时候,就轮到我了,圈子是有规则的,秘密不能单向获取,痛苦也是,彼此交换才能长长久久地相处,否则自动出局。我想了想,还是说出来了。

惊诧于自己也没有什么遮掩,一股脑儿把所有的事情都腾倒在众人面前,甚至于说着说着就笑了,然后继续说。这之后,又是一阵沉默。

那一天晚上,许多朋友给我发信息,无非是安慰,其中一个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讲悲伤的故事,我想不出你当时的样子,与如今的你那么违和。

我说:没关系,都过去了。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也会用这么简单又纯朴的回答,但是真心可见的是早已释怀。虽然这一次抽丝拨茧般的回忆时,我一直在挣扎要不要违心地换一件事,但当我说出这一件,我发现,所有你认为痛苦的,委屈的事,在放在阳光下时,像一件过去的展览品,供人欣赏,供己缅怀,不悲不喜,却珍惜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