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章

当前位置:美文章 > 随笔杂文 > > 失落的选择

失落的选择

作者:美文章网  时间:2016-09-05 16:47

 

不知有多少游子旅人望月怀远的晚上,我沿着树林里的一条石子铺成的小道上信步走着,没有目的的。夜空里那轮圆月伴着我,不紧不慢,我走一步,她走一步,似乎我欠她什么似的,又似乎与我是形影不离的朋友。

在小道的尽头,有一条石凳,上面不知谁放了几朵栀子花,无忧无虑地躺在那儿,飘出淡淡的清香,好象是经过甘洌的泉水滤过似的,让人好一阵清爽。风不大,轻轻地,微微地,吹着,茂盛的枝叶在它的轻抚下袅娜地动着,像在柔缓音乐中的舞女那样,顿使人生出几分爱怜。银白的月光从大树的枝枝杈杈叶叶间渗透下来,在石子路上,在青草丛中投下斑斑驳驳的影子,一动不动地,好象是一幅印象画派的绘画。

我在石凳上坐了下来,顺手拿起一朵栀子花把玩着。无意识里,竟把整朵花儿分裂成一瓣一瓣地,然后向空中一撒,似乎觉得那花瓣如漫天的雪花儿在我周围飘动着、轻浮着,天女散花般地,加上如象牙般的纯白的月光照在它们身上,更增添了几分神韵。树林里不时传出唧唧声,是秋虫为今晚的月光而欢唱,或是为一年的收获而喜悦?倦飞知返的鸟儿早已歇息,偶尔发出几声哀叹,那也只是寒号鸟无助地期盼。一棵大树上,有一金黄金黄的亮光亮光,纹丝不动,似乎注视着我,似乎注视着树林深处,又似乎注视着远处苍茫的稻田……

远处一声汽鸣凄厉地划破夜空,如电流般在这空气里、在这树林里传送着,惊醒了窝里沉睡的鸟儿,惊觉了那对金黄的亮光,只见那对金黄的亮光箭般向树林深处的一个角落里冲去,转眼间,又箭一般冲回来。嘴里叼着一团不断蠕动着的发出“吱吱吱”叫声的东西。不大一会儿,吱吱声没了,汽笛的撕叫声消失了,那对金黄的亮光也消失了,惟独我,还在这黑暗的树林边上,与今晚的圆月为伴。

回来的路上,尽管有月光与我为伴,照着我前行的路,觉得月光似乎清冷了许多,使我不禁想起三国时曹丕所作的《燕歌行》来: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群燕辞归雁南翔,

念君客游思断肠。慊慊思归念故乡,何为淹留寄他方?

贱妾茕茕守空房,忧来思君不敢忘,不觉泪下沾衣裳。

摇琴鸣弦发清商,短歌微吟不能长。明月皎皎照我床,

星汉西流夜未央。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

没有短歌,没有清商,却在推门进屋的那一刹那,看到满屋苍白苍白的月光,远方似乎传来阵阵短歌,凄雅的琴音如浓雾般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