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章

当前位置:美文章 > 随笔杂文 > >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作者:美文章网  时间:2016-09-05 16:47

 

虽然九十二岁高龄的母亲离开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可是每当一想到母亲,心里总会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都会让我泪流满面而不能自持,她的音容笑貌,她的一举一动,她的一切、一切无时无刻不在脑海中回荡……

我的母亲是一位性格坚毅、刚强的女人,记得曾经父母都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父亲是一名科班会计,母亲也是一家大企业的机关干部,但就是因为母亲的刚正不阿、坚持原则的人生态度,得罪了某些听不得不同意见的领导,于是借着“文革”的东风,给母亲戴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母亲为此失去了生活来源,同在一个单位的父亲也因而“受累”被贬至盐厂。那一段时间是家里最艰难、最黑暗的时期,四个未成年的孩子、母亲失去工作,全家人的生活来源全靠父亲做盐工那微薄的一点点收入,再怎样地省吃俭用也还是会撑不到月底,于是母亲带领我们全家(那时的我还只会看)糊纸盒、编织渔网、拆线头、加工手娟等等、等等,只要能挣到哪怕是一分钱,她也会不遗余力……

更令我敬佩不已的是,生活的艰辛并没有压垮母亲那颗坚强的心,为了她的人生信念,独自一人踏上了为自己“讨回公道”之路,单位、区政府、市政府、市委……,她的足迹遍布各处,一次一次的碰壁,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启程,那时我还是个刚刚记事的懵懂孩子,隐约记得每次母亲从外面回来都会痛哭一场,我很害怕,依偎在母亲怀里,或者拽着母亲的裤脚也跟着嚎啕大哭……

母亲的努力终于感动了“上帝”,经过数年的“艰难维权”,最后单位撤销了原来的错误决定,恢复了母亲的公职,母亲终于看到了平反昭雪的那一天,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而我看到的却是一位多么伟大的母亲啊。

我儿时眼中的母亲,用现在的话说,简直就是一典型的“辣妈”,别人家都是严父慈母,而我们家恰恰相反,是“慈父严母”,父亲性格温和,从来不大声斥责孩子,而平时“黑脸”的角色非母亲莫属,她一般不太去过多的“管理”我们,而是把我们的“恶行”都攒到一起,在一个适当的时候“突然爆发”:她让我们四个小孩子按大小一字排开站立,逐一教训,看到她那“凶巴巴”的样子,我早已是吓的“魂飞魄散”躲到床底或是桌子下面了,但是即便是这样也不会逃脱掉她的“法眼”,最终还是得乖乖地爬出来接受她的训诫,而如今随着母亲的离去,再也没有人能见证我的童年了……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随着我们的渐渐长大,母亲两鬓的白发也越来越多了,身体也逐渐衰老,看到母亲因水泥地发凉而腿痛,因楼层高而不愿下楼锻炼,我下决心要让操劳一生的父母过上舒心、快乐一点的生活,于是买了新房、安装了地板,楼层也由原来的四楼变成了现在了二楼,装饰一新的室内各项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并且只要母亲的身体状况允许,必定每周为她洗澡、换洗衣服,家里收拾的窗明几净,变着法儿去做、去买一些她愿意吃的食物,母亲也感到非常的满足,总在我面前说,真是个孝顺孩子,有你,我这辈子知足了,而每每此时我也因能为母亲做的更多而感到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