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章

当前位置:美文章 > 随笔杂文 > > 青春独舞

青春独舞

作者:美文章网  时间:2016-09-05 16:47

 

17岁与18岁交界的那一年,我看到了这个世界最盛大的一场死亡.在那一年的第五个季节里,青鸟在头顶桀骜地嚎叫,夕阳投下一个人踽踽独行的白桦林,而我却分明在那份寂寞的孤独里看到了另一个悲伤的身影,夏花般的灿烂在女孩纯白的燕尾裙上跳动,游离的眼光里,留给世界的是麻木与萧瑟.曾经与那个孩子气般的沧桑死死纠缠.经年一跃,世界已经改朝换代,那张站在阳光下莞尔而笑的照片已经不再是上一个朝代的自己.

寂寞的黄昏在街头巷尾处散落微微的斜阳,温柔的余晖却仍然难耐酷暑的灼烧露出苍白的侧脸,看着人群惶惶地沿着街道散去,路灯疲惫地开始了麻木的工作,徘徊在雨后初晴的夜空中,空气依然透着氤氲的潮湿,世界仿佛没有了停转,空间静止了时间的轮回,樱花溃散了满地的红色,如死魂灵一般召唤尘世的哀伤.

有一种思念叫望眼欲穿,有一种伤害叫痛彻心扉,有一种不舍叫藕断丝连……就这样,17岁偷偷溜走,就这样,美丽稍纵即逝,就这样,揣着迷路的地图去猜测,隔着一层红色的晨雾冲向未知的幸福.曾经青春的血性和凭着这种血性支撑下来的全部不妥协的梦想在一夜之间魂飞魄散,溃不成军.世界孤独的角落,总有一些寂寞的人,用一双空洞的眼神管窥蠡测地遥望那一片不属于自己的天空,而后夕阳透过沉沉暮霭射向暮霭沉沉的忧伤,世界的全部随着樱花的美丽娓娓落幕.

青春的天空里,我们猖狂地挥霍一切,放浪形骸,佯狂避世,已司空见惯.在黑暗中无法看到光明,于是闭着眼,蒙着耳寻找记忆的来路,而后万劫不复,覆水难收"莫愁前路无知已,天下谁人不识君"众人"淋漓襟袖啼红泪,比司马青衫更湿".这是我们所谓的知已!红颜!却大意地遗忘了无形中依然泅渡了自己.比如王菲所说:"什么我都有预感!"时间犹如白驹过隙,岁月蹉跎,她的经历依然使她妥协了自信与自负,然后她问:"天又下起雨了,是天为谁哭了?谁为谁哭了?"我们应乖巧在这片混沌的世界演绎美丽.如果原谅是一种快乐,我宁愿在童话世界里原谅全世界的微凉,学习宽恕整个人生中步履凌乱的情感,原谅别人反省自己,哪怕到最后庸俗的两两相忘.

我用一生的时光来祭奠你少年时的一句温言软语,你用一世的美好来成全我面具下的一世脆弱哀伤.郭敬明说:"当我们还在一起讨论着山北为阳还是水南为阴时,我们就真的山南水北了."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无可奈何我们无法预料,犹如死生契阔,早已冥冥注定,容不得我们私相授受.好比快乐和幸福是那么相似的两个词,却注定有它们交集之后必定的背道而驰,就像我们曾经拥有过快乐,却终究离幸福咫尺天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