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章

当前位置:美文章 > 心情日记 > > 我最初所想的幸福是什么?

我最初所想的幸福是什么?

作者:美文章网  时间:2017-05-31 12:42

 

社会学家把社会分为青年社会、中年社会、老年社会。青年社会有的是热情,老年社会有的是从容。我们正好是中年社会,有的是务实,务实不是不好,但若没有从容的社会态度与热情的怀抱,务实到最好正好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牺牲了书画琴棋诗酒花。一个彻底务实的人其实是麻木的俗人,一个只知道名利实务的社会,则是僵化的庸俗社会。

  在《大珠禅师语录》里记载了禅师与一位讲华严经座主的对话,可以让我们看见有情与从容的心是多么重要。

  座主问大珠禅师:“禅师信无情是佛否?”

  大珠回答:“不信。若无情是佛者,活人应不如死人;死驴死狗,亦应胜于活人。经云:佛身者,即法身也,从戒定慧生,从三明六通生,从一切善法生。若说无情是佛者,大德如今便死,应作佛去。”

  这说明禅的心是有情,而不是无知无感的,用到我们实际的人生也是如此。一个有情的人虽不能如无情者用那么多的时间来经营实利(因为情感是要付出时间的),可是一个人如果随着冷漠的环境而使自己的心也沉滞,则绝对不是人生之福。

  人生的幸福在很多时候是得自于看起来无甚意义的事,例如某些对情爱与挚友的缅怀,例如有人突然给了我们一杯清茶,例如在小路上突然听见了水果店里传来一段欢喜的乐曲,例如在书上读到了一首动人的诗歌……总的来说,人生的幸福来自于自我心扉的突然洞开,犹如阴云中突然阳光显露、彩虹当空,这些看来平淡无奇的东西,似在一株草中看见了琼楼玉宇,是由于心中有一座有情的宝殿。

  “心扉突然洞开”,是来自于从容,来自于有情。

  生命的整个过程是连续而没有断灭的,因而年纪的增长等于是生活数据的累积,到了中年的人,往往生活就纠结成一团乱麻了,许多人畏惧这样的乱麻,就拿黄金酒色来压制,企图用物质的追求来麻醉精神的僵滞,以至于心灵的安宁和融都都展现成为物质的累积。

  其实,可以不必如此,如果能有较从容的心情,较有情的胸襟,则能把乱麻的线路抽出、理清,看清我们是如何失落了青年时代对理想的追求,看清我们是在什么动机里开始物质权位 的逐奔,然后想一想:什么是我要的幸福呢?我最初所想的幸福是什么?我波动的心为何不再震荡了呢?我是怎么落入现在这个古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