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章

当前位置:美文章 > 优美散文 > > 朝花夕拾说观台:宝庆家娘诶,真得!

朝花夕拾说观台:宝庆家娘诶,真得!

作者:美文章网  时间:2016-09-05 17:20

 

在观台一带有一句脍炙人口的歇后语:宝庆家娘诶---真得!

这句歇后语不仅流传较为广泛,而且传的也比较远。但是,真正了解这句歇后产生背景的却知之甚少,因此理解也各有不同,大家“只知这句话,不知啥来头”,尤其是在经历四十多年后的今天更是如此。

作者当时有幸接触到了一些较为真实的情节。如果各位愿意了解的话,还得听我从头娓娓道来。但是,因时过境迁,又不知有关当事人的近况,所以,为了尊重他人的名誉权不受侵害,只能将部分人名或地名予以虚设,以免有人对号入座。

故事就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观台东焦村,正是1974年的秋冬时节。东焦村有户李姓人家,户主名叫李三锁。李三锁当时年龄大约五六十岁,一米七几的个头,黑瘦黑瘦的,很是勤快,身子骨也很硬朗。李三锁有个特点,说话非常幽默,怎么说呢,说他是老小孩儿吧?也不完全是,反正嘴有点儿噶妞,同样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是有那么一股子噶妞味儿!

李三锁膝下一男一女,大的是男丁,名叫李建国,当时也是三十好几,长得一表人才,为人也很是不错,结婚后单独另过。跟前所剩一女,名叫宝庆,刚刚进入豆蔻年华,性格就像《朝阳沟》里的巧珍一样,天真活泼,特别招人喜爱。

话说有一天晚饭过后,李三锁夫妻和小女宝庆一家三口在北屋东里间做小活儿:老伴摇着纺车纺花,宝庆拐着线子,三所架着线穗子,三个人忙忙碌碌准备安机织布。

说话间,李三锁的烟瘾上来了,就和老伴嬉皮笑脸地说:

“宝庆家娘诶,叫咱吸根烟吧?”

“吸不咋。”

“没有烟吸啥的了?”三锁出了一个怪样。

“前几天买的凯吸完了?”

“早就完了。”

“哪有多少钱够你吸了?”

“宝庆家娘诶,天地良心啊!二分钱买了三根,吸了六七天,一根烟至少吸三回,还不够省啊?行行好,再给买二分钱的吧!我实是受不了了!”说着三锁露出一脸烟瘾上来的怪样。

一边的宝庆看在眼里,也觉得爹爹实在可怜,于是便出面说情:

“娘啊,你就给俺爹二分钱吧,你瞧他那难受劲儿?”

“不给!你要觉得他可怜你就给!”

老伴儿毫不示弱,宝庆哪里知道她爹娘是在斗嘴耍呢?于是,天真的宝庆便快步到河沟下边的代销点儿,用自己的体己钱买了二分钱的火车牌香烟。火车牌香烟是安阳卷烟厂出的,整盒是一毛三一盒。当时农村吸烟都是吸旱烟、要不就吸骗烟,即便是买烟也都是买散烟,整盒儿买的很少。

宝庆给他爹买了三根“火车头”,飞快回到家里,却只给了他爹一根,藏起了另外两根,以备急用。三锁顺手接过烟卷,赶紧点着深深地吸了一个满口,往肚里一吞,然后把烟雾慢慢的吐了出来,并做出了一副特过瘾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