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章

当前位置:美文章 > 优美散文 > > 原创散文,万宝的娘

原创散文,万宝的娘

作者:美文章网  时间:2016-09-05 17:20

 

万宝的娘是人,却不是女人,更非生了万宝的妇人。

他是男人,所以落了这么个美名雅号,全仰仗了他的妇人,候芬一句责骂他的话。这名小流沟人认可,人们渐渐忘记了他的本名兆成,见他都喊他万宝的娘。这兆成生的高大威猛,力气过人。有一把好石匠的手艺。只是人太老实本分,又少有心眼。属那种从不喜欢动动脑筋,想想事情的人。

说他力大,一点不假。早年间,小流沟打淤地坝,工程接近尾声时,做那排清水的卧管,需要二尺多见方,七八寸厚的方石作为盖板。许多人围着那近三百斤重的大石,议论无人背的起。力气小的,只向人圈外退,不敢靠前。有几个长的壮实的,被基建队长指定了去背。谁知,待四个后生抬起石头,搁上脊背后,有的立马大叫吃不消,有的踉踉跄跄走不了几步,撂在了半道。万宝的娘,是抽到坝上的石匠,大石都是石匠们凿来,又一块块剁出来的。万宝的娘有力气背起,却没道理让人家石匠再背它一一上坡。基建队长的为难,被万宝的娘看见了,他主动把那二百多块大石都背到指定地点。

因这身蛮力,万宝的娘也沾过力的大光。揽活圈井时,别人做不了的,他能做。井底狭小,不好出力,可万宝娘的不怕,只听吭一声,上面吊下的大石,就稳稳到了该去的地方。万宝娘的下小煤窑挖煤,都想跟他成为一链的伙伴,因为跟了他,力可少出,钱却并不少挣。

正因他有力气,工钱比人好挣。所以小流沟那些赌徒,很看重他。只要工资一发,他别上了钞票。满庄都是呼唤他的人。前庄人叫,后庄人也叫。他还没离这边场伙,那里就有人问他万宝娘的哪去了。

他这人,不同其它赌徒,纯粹为赢钱。他是赢了不动,输了也不走的一类。多会儿输光上不了场才走。大家看到他的弱点后,只要发现他有了钱,便争先恐后邀请他赌博。

有人对候芬说;你家兆成这些天红的很,常听有人叫。候芬说,他是万宝的娘,人家都把他当憨憨哄,又不是真的喜欢他这人。

他也真傻。只要有人听见候芬喊叫兆成。他们就敢教他;那号损婆姨,回去狠狠教训上一回。你等着,一会儿准听到他老婆的哭喊声。候芬上人家门叫他,他不言语,别人就一群代替他骂那婆娘。直骂到人走。

眼看一辈子下来了。万宝娘的即修不起一孔窑。也没存下一文钱。没了钱又老了的万宝娘的,再也没人理他了。

我在回老家后,候芬抱怨,西瓜条长的缠到一起了。自己拉扯外孙地里埋瓜秧,娃娃跟着受罪晒太阳,就是不知兆成哪儿去了。

他呀,正在老槐树下,赌搏摊前探脖子看人赌钱呢。我说。

“他是没改了”,我同意他老婆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