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章

当前位置:美文章 > 优美散文 > > 与有趣的人谈一场地老天荒

与有趣的人谈一场地老天荒

作者:美文章网  时间:2016-09-05 17:20

 

题记:在这个世界上,人的美丽容颜,金钱和权势,还有我们天真以为的地久天长,随着时间的流逝都会慢慢消失,唯有对生活不计回报的热爱和对生命一往无前的珍爱不会朽坏。一边在生活里把自己培养成一个“有趣”的人,一边在心里告诉自己要找一个“有趣”的人谈一场地老天荒。

与有趣的人谈一场地老天荒

---忧文流香

可能因为年龄增长得太快而尚未成家的关系,最近许多人都在问我:“你想要结婚的女人是个什么样?”刚开始的时候,对于这个问题我翻遍脑子里所有的词语都没有任何合适的可提供答案的辞藻。我不追星,也不会随意就找个女人结婚。我一直遵循着我所属的这个民族最古老的传统,把结婚当做是一件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来对待。

因为会问这个问题的人,都是身边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人,所以我开始很认真地思考答案。

我记得前两年有人问香港作家蔡澜:“女孩子最珍贵的品质是什么?”

蔡澜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回答得很简单:“娴淑,调皮。”

我理解蔡澜的这句话的意思是可爱的女人不仅要待人柔和,而且要有幽默感,有生活趣味,有自己独立的思考和生活空间,又有淡然的把生活琐碎细节串联成珠的精彩。我个人觉得,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可以很舒服轻松又不会累。

我想起王小波说过的那句话:“一辈子很长,就找个有趣的人在一起。”只是我不知道,他说的这句话是代表着他找到了那个有趣的人在一起生活,还是代表着这句话只是他在俗世红尘里对自己想要找的那个人的感叹。

我觉得,“有趣”的人一般都是心思单纯的人,心底存有着愉悦的小确幸,又对事物有着自己独有的欣赏角度。既能“热情似火”,也可“心静如水”;既能“不悲不喜”,亦能“随喜随乐”。与“有趣”的人在一起,因着心有感恩自能知足常乐;因着心怀智慧自能怡然自得;因着心中有诗意因而把生命过成一场绚烂的风花雪月。

所以后来当再有人问到同样的问题,我会简单干脆地这样回答:“我觉得,我想要结婚的女人一定会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长这么大,虽然从未认认真真看过《红楼梦》,但对书中的两个“红人”却是映像深刻。一个是一天到晚忧郁的林黛玉,另一个则是会说笑话,嘴快人豪爽的王熙凤。林黛玉天性的忧郁姑且不去讨论,单她的“葬花”的玩法却是有趣的紧。花开花落,年年如斯,一般人谁会想到要去“葬花”?你可以说她天性忧郁,说她神经质,可是她的敏锐,她对所谓“闲得蛋疼”的日子却是别出心裁,由花及己,这个美丽的女子虽然最后因忧郁而死,却也是她的忧郁成就了她在生之年有趣而有心的精彩。我欣赏林黛玉的地方恰在此处。王熙凤爽朗的性格颇有男人性格的特征,她与林黛玉简直就是完全不相同性格的两个人,可她们却一直相处很好。王熙凤有点“八婆”,谁让她嘴就像利剑出鞘一样快。但她爽朗,会说笑话,总是在冷场的时候,总是在别人心中郁郁的时候,她的笑话如同一汪清泉,浇灌在僵局里,浇灌在郁郁的人心里,从而活跃了气氛,也给了人奋勇向前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