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章

当前位置:美文章 > 优美散文 > > 置换青春

置换青春

作者:美文章网  时间:2016-09-05 17:21

 

写在前面的话:

“中年心事浓于酒,少女情怀总是诗。”

酒当然是陈酿的好,窑藏的时间越长,酒自然是越香,百年茅台,稀世珍宝,价钱自然高得让人张口结舌。但人却未必。久历沧桑的老人,未必就是奇货可居。尽管还一个劲地自我开心地说“霜叶红于二月花”,“莫道桑榆晚,红霞尚满天”,但实际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而诗却不同,诗是美的,是情的产物。少女是美的,也是多情的。故少女的情怀像诗一样如蓓蕾初绽,美艳而又灿烂。其实,少女情怀是诗,少男的情怀又何尝不是画呀。

少女少男是活力的标签,是灿烂的物化,是青春的别名。过来的人,也就是自称夕阳和黄昏的人对那一段走过的时光无一不流露出“杏花杨柳年年好,不忍回看旧写真”的哀叹,无一不想返回青春的时光。

来深圳快8年了,岁月催发白,人不再少年,但决不哀叹。回想当年在公交车上的邂逅,真不知他们怎样,故将来深圳头一年写的一篇散文重拿出来放在这里,就算是孔雀开屏吧。

置换青春

到深圳7个月了,在公交车上挤了210多天。.深圳的公交车很累,第天都要承载数百万人进行流动。.但是,挤公交车的人更累。每天清晨,人们揉着还没有睡醒的眼睛,拖着疲惫而又兴奋的身子,黑压压地挤在各公交站台上;暮夜,人们从各厂房、办公楼内走出来,带着兴奋而又疲惫的身子,汇入到华灯初上的公交站台,然后融入波光流动的灯河之中。

早上怕迟到,上班的人总是拼命地往车厢里挤;下午急着回家,人们一个劲地往车厢内塞。每一次,车厢都快要挤爆了。就是在这挤与塞的过程中,我成了一个特殊的乘客。

每天早晨,我都与所有的上班族一样,与他们构成黑压压的一片,在推拥中挤上公交车。与他们不同的是,我每次都能找到座位。不管车厢多挤,只要我上了这辆公交车,无论站在哪一位倩男靓女身旁,他们都会很有礼貌地站起来,将座位让给我。每次,我都会从内心深处感激他们。看着他们困卷的眼神和疲惫的身子,我非常地过意不去,无数次地推辞,但是一点用都不管,因为四周的乘客都会用眼神或言语来说,这张座位只有我有资格坐。好多次,我都是被盛情逼着坐上去的。坐在礼让出来的座位上,我的心态非常地惶恐不安,让座的青年好像度测到了我的这种心态,让座以后就挤到另一边去了,为的是我能心安理得地一直坐下去。确实,这时我会觉得心里好过一些,这种礼遇,在我去的一些其他城市极少享受过,至少没有在深圳这样经常享受到。但是另一种凄泠悲凉的感觉会沿着我的脊骨直上我的头顶。我不得不承认一个我万分不愿承认的现实:在他们的眼中,我是一位应该让人尊敬的老人了。这种感受,在我去的一些其他城市从来没有产生过。我真的没有感觉到在深圳我成了共产党的“姚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