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章

当前位置:美文章 > 优美散文 > > 甘肃之行-张掖篇

甘肃之行-张掖篇

作者:美文章网  时间:2016-09-05 17:21

 

1、 张掖的历史

流火的七月,我来到了河西走廊。

刚出张掖火车站,猝不及防,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这种热,不像南方的潮热,溽热,湿热,而是干热,天空湛蓝,万里无云,高原的阳光携带着大量的紫外线,透过稀薄的空气直射下来,脸火辣辣的疼,皮肤炙烤得似乎要爆裂开来,令我这个太阳底下从来不做任何防护的人有些恐慌,赶紧和身边的人讨要了一块纱巾,胡乱的披在头上,老婆在旁边嘲讽似的望着我,那意思:你不是逞能吗?你不是不怕晒吗?给你伞你还不要,活该!

我确实是低估了高原阳光的威力,我确实是不怕晒,晒黑了或许更健康,但冒着被晒爆皮的风险,我还是不愿承担的,而且,在这样一个干旱少雨的地方,你想找一片树荫来遮挡阳光都显得那么奢侈。不是没有树,站前的广场里也有几棵不大不小的杨树,但它们有别于内地树木的开枝散叶,如亭如盖,它们的叶子是细小的、内敛的、含羞的,枝条紧紧贴着树干,像婴儿依偎着母亲,像少女拥抱着恋人,我知道,这远非它们的本意,这是大自然进化的结果,为抵挡西部无休无止的风沙,为减少水分的蒸发,为了存活下去,它们只有放弃热情奔放的天性,紧紧包裹自己,就像九斤老太层层缠住的小脚。

尽管对这片土地神往已久,我却在延宕多年后才第一次和它近距离接触,但其实,我对它早已不再陌生,在教课书里,在影视剧里,在纪录片里,我无数次触摸到它的脉搏,了解到它浓墨重彩的历史,和它肌肤相亲,同呼吸,共命运。我知道,张掖,古称甘州,位于河西走廊中段,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驿站;我知道,这里拥有亚洲最大的军马场,拥有世界闻名的国家地质公园-丹霞地貌;我知道,这里还是甘肃的粮仓,素有“桑麻之地,鱼米之乡”的美誉。

我更知道,在西汉以前,这里原来是匈奴人的天下,他们在这里放牧牛羊,逐水草而居,闲暇时,也不忘东出金城,南下秦州,骚扰一下汉朝的边民,打打秋风,抢点粮食,顺带劫掠几个美女回去。

等到了汉武帝时代,一切都变了,一位天才的将领霍去病横空出世,他发明了一种后来被希特勒发扬光大的“闪电战”袭击战术,率领数千精兵,长途奔波数千公里,像天兵天将一样出现在匈奴人的后方,在对方的猝不及防中,旋风一般掩杀过去。匈奴人一败再败,一退再退,但在广袤的西部大漠中,总能看到霍去病的影子,他像幽灵一样紧紧缠绕着对方,让一向彪悍,视汉民为随时宰杀的羔羊的匈奴人躲无可躲,藏无可藏,只好自认倒霉,拱手让出了这片土地,从此,这里成了汉朝的版图,改名张掖,取其“张国臂掖,以通西域”之意。